第三组广告
易优模板库
共展蓝图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 首页 > 投资园区 > 招商动态
“四战”IPO,亚朵酒店债台高筑,情怀生意越来越难做

  近日,连锁酒店亚朵集团(下称“亚朵”)重新向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提交了招股申请书。这已经是这家公司第三次申请IPO,第六次更新招股书。

  这家“最擅长跨界的酒店”,在过去十年间,把书店、咖啡店、摄影展搬进酒店,又第一次让行业看到了“联名”的可能性。

  “执着”背后,亚朵酒店在焦虑什么?

  “失去的”5年:IPO三战三败,六度更新招股书

  亚朵酒店的IPO之旅早在5年前就开启。

  2017年,亚朵集团董事周宏斌便公开表示,亚朵有明确的上市计划,希望三年左右登陆A股。

  2019年6月,亚朵签约中信建投(24.4000.030.12%)证券为其做上市辅导,根据当时计划,整个辅导期将持续3个月,随后亚朵即可申请辅导验收,通过后即可提交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的申请。

  第一次上市辅导持续了半年之久,2019年年末,市场等来的不是亚朵的招股书,而是中信建投终止对亚朵上市辅导工作的公告。终止的理由,是创始人耶律胤“根据实际情况作出的计划调整”。

  直到2020年1月,亚朵IPO才有了新的消息。据上海证监局官网披露显示,这一次担任上市辅导的机构为中金公司(36.340-0.14-0.38%)。但到了辅导验收时间,亚朵再次缄默,第二次IPO不了了之。

 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曾对媒体表示,亚朵折戟A股,或是其财务指标或股权架构不能满足A股要求。

  但亚朵显然已经等不及,根据《旅界》对知情人士的采访,彼时亚朵资金链紧张,董事长耶律胤正在到处找钱谋求上市最后一搏,否则实在没法给投资人交代。

  2021年6月,亚朵第一次向美股纳斯达克递交招股书,并宣布去7月1日将正式上市,前后时间不到一个月,效率远超其他企业。这份招股书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投资人的步步紧逼和亚朵的上市焦虑。

  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,亚朵在全国拥有酒店608家,其中575家加盟店,33家直营店。2020年全年,亚朵酒店规模增长150家,并保持86.2%的年复合增长率,数据亮眼。但同为中高端酒店赛道的两位竞争对手锦江酒店(56.110-0.69-1.21%)和华住集团旗下的全季酒店在2020年分别新开了892家和274家新店。

  掉队的趋势明显,亚朵急需上市寻求弹药支持。

  但就在IPO只差临门一脚时,戏剧性的一幕出现。2021年6月30日,亚朵向已经认购的投资人发送可以撤掉认购,上市时间待定的通知,亚朵的基石投资者也被被传撤回投资承诺。

  罕见的“急刹车”背后,除了国家对赴美上市企业的监管趋严,亚朵的多项财务数据经不起推敲——

  第一,有业内人士调查发现,亚朵在招股书中提到的608家门店,比亚朵员工提供的内部酒店名录统计多了26家,此外,这份内部名录中还有多家已经与亚朵解约的加盟店。

  第二,亚朵在向加盟商介绍的文件中提到,亚朵的毛利率为70%,并承诺三到四年回本。但在招股书中,年多的综合毛利率仅为20.78%,并且有持续下降的趋势。

  第三,亚朵的第三大业务零售板块(前两大业务分别是加盟和直营酒店)创造的营收同样存在疑点。亚朵在招股书中提到,其已经孵化出1136个SKU并且创造了近10%的营收,但根据《棱镜》对加盟商的采访,单店零售收入占比仅有1%。

  在撤销认购的通知之后,亚朵从去年7月到今年9月,已经更新了六次招股书,但正式上市依然遥遥无期。

  更新于9月16日的最新招股书显示,亚朵在2021年全年和今年上半年,分别新增了175家和89家新店。虽然扩张速度加快,但依然远比不上锦江酒店1763家的2021年全年增长和584家的上半年增长。

  此外,今年上半年,亚朵的酒店业绩三大指标(入住率、日平均房价和平均客房收益)均呈现较大的跌幅。其中,入住率从2021年上半年的68.6%下降至57.2%,日平均房价从405.7元下降至363元,平均客房收益从291.2元下降至219.7元(数据均不含因疫情被征用的酒店)。

  换句话讲,两年来,亚朵在经营能力依旧没有明显的进步。

  情怀焦虑:文青创业,始于理想,困于烧钱

  说道亚朵酒店,大多数人的第一印象或许不是高端,而是文艺。亚朵的门店中都开设了免费全天候图书馆,这些图书馆往往装修高端,并且藏书丰富,因此有顾客调侃,亚朵是“在图书馆里开了个酒店”。

  耶律胤本人,便是一位十足的文艺青年。亚朵的名字及来自云南怒江的亚朵村。他在2012年到此地旅行时,发现亚朵村村民幸福朴实,内心富足,决定创立名为“亚朵”的酒店,希望亚朵能够成为都市人的精神休憩之地。

  耶律胤认为,酒店不止是“睡好觉,上好网”的地方。他曾提到,亚朵酒店的经营理念为”房+X“,即房子与场景结合,提高用户的住宿体验,最终实现房子和“X”双向导流。

  而“X”根据不同阶段,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,分别是一开始的“星巴克”时期,即在酒店中内置咖啡厅;第二个阶段,亚朵将酒店做成包含图书馆、摄影展的社区;第三个阶段,随着资本入驻和整体规模的扩大,亚朵在自营酒店的设计中与知名IP联名,成为主题酒店,耶律胤称,如今也多对标的对象为“迪士尼”。

  今年6月,亚朵与易车APP联名打造的汽车概念酒店在深圳南山区开业,这家酒店里“汽车”“科技”元素处处可见,为了增强视觉效果,在酒店大堂还配置了一个巨型艺术装置,此外,酒店房间还增设了半私密的室内露营空间,迎合时下热门概念。2016年以来,亚朵已经与吴晓波、虎扑、QQ音乐、网易严选等十余个IP联名开设主题酒店。

  “房+x”的策略也让亚朵酒店在众多中高端酒店中找到了一条差异化道路。但现实总是骨感的,虽然“房+x”的设想尽然美好,却有一个最大的缺点——“烧钱”。尽管在亚朵的版图中,加盟店的比例高于同行。

  亚朵的第一份纳斯达克招股书显示,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,亚朵的负债总额超过15.3亿元,负债率高达72.59%。来到今年第二季度,亚朵的负债总额达到38.49亿元,负债率达到85.82%。

  负债高企之外,亚朵近三年的整体净利率分别为3.9%、2.4%、6.5%,今年上半年的净利率为7.0%。而根据浙商证券(10.050-0.08-0.79%)的测算,中高端的净利率应当为20%。

  此外,联名模式并没有为亚朵酒店凿出多深的护城河。

  近年来,随着“联名文化“的盛行,越来越多的主题酒店出现。

  将电影院与酒店结合的有戏电影酒店在全国开出超过200家,并在2020年拿到由沸点资本、多平台共计1.75亿元人民币的融资;

  2021年,腾讯联合欧愉科技打造电竞主题酒店;

  2022年,安踏与凯悦酒店集团联合在上海开设运动生活方式酒店FILA HOUSE,7天酒店业推出了在线健身房版本……

  这些“跨界选手”,显然比亚朵更懂如何打造和运营IP,并且有更大的粉丝基础。

  而或许从一开始选择“房+X”的模式起,就意味着,亚朵的竞争对手,不止是同行。